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九百三十八章? 法域爭斗
        一片狼藉的大峽谷中。
        周元待得手臂上撕裂的血痕漸漸的痊愈后,他方才身形一動,落向了峽谷一側歡呼中的天淵域眾人。
        “周元,你沒事吧?”伊秋水率先迎了上來,漂亮的鵝蛋臉頰上滿是擔憂之色。
        雖說他們隔著比較遠的距離,但依舊是能夠察覺到趙牧神那一道攻擊的可怕,最關鍵的是,那道攻擊竟然是穿透空間跟隨而來的。
        周元搖搖頭,道:“這趙牧神,的確很強,如果留在那里真和他對戰的話,現在的我,十有八 九要栽。”
        一旁的商小靈等人也是涌上來,紛紛道:“總閣主,你已經很厲害了,那可是趙牧神呢,你竟然從他眼皮底下順利的撤退,說出去絕對能引起不小的震撼。”
        周元笑笑,他知道趙牧神在混元天神府境一輩中擁有著何等的聲望,所以也不怪商小靈他們在提及趙牧神時,就充滿著畏懼。
        不過他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什么,他望著眾人,道:“之前遇見萬祖域與趙牧神,應該算是我們比較倒霉,不過既然安全退走,那也沒必要爭一時勝負。”
        “接下來繼續探索這座小空間,若是發現有其他隊伍,先暗中搞清楚他們底細,再來向我匯報。”
        周元將一系列任務吩咐下去,天淵域眾人也是老老實實的聽著,最后領命四散而去。
        周元則是尋了座巖石,在上面盤坐下來。
        眼下最為重要的問題,其實是檢查印記,不然如果趙牧神再度率眾追來的話,那才是真的麻煩,畢竟他們不可能真的一直撤退下去。
        周元抬起手背,只見得手背處,有著一枚淡淡的印記浮現出來。
        周元神魂運轉,侵入那印記之中,仔細的感應著其中是否殘留著一些異樣的波動,這印記乃是九域的法域強者共同煉制,所以有著九位法域強者的氣息,不過這種氣息都是維持著平衡,算是互相間的監控。
        所以周元可以憑借那種平衡點,來查探印記是否正常。
        半晌后,周元放下了手背,神色微松,因為他發現印記內的氣息處于極度的平衡中,這說明那趙仙隼做的手腳,應該只是一次性的。
        這倒是說得通,畢竟不管那趙仙隼多厲害,他總不可能在其他法域強者眼皮底下做太大的手腳。
        也就是說,接下來他暫時不必擔心那趙牧神會追殺而來了。
        這倒是讓得他有了一些時間來提升自身。
        放松下這最擔心的事情,周元便是閉上了眼目,先前的對碰,雖然他最終化解了,但最自身也是有著不小的消耗,他需要先恢復源氣。
        而當周元在恢復源氣的時候,他卻是并不知曉,在那隕落之淵外,卻是因為他的事情,同樣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
        半日前的隕落之淵外的虛空上。
        一眾法域強者盤坐虛空,浩蕩源氣云集。
        他們的目光,皆是盯著面前的一方巨大羅盤,羅盤中有成千上萬的光點在閃爍,那都是代表著進入其中的九域人馬。
        郗菁的眸光,也是瞧著羅盤,憑借著印記中的氣息,她能夠分辯出那些光點是哪方的人馬。
        而她,也一直在盯著周元的光點。
        直到他進率眾進入了一座小空間,不過緊接著,她也發現了同時進入那座另外一批人馬。
        下一瞬間,她眼瞳微縮,將那批人馬給辨認了出來。
        萬祖域,趙牧神!
        郗菁沉默了一下,下一刻,在場的所有法域強者都是猛的側目看來,因為一股恐怖的波動在自郗菁的體內爆發而起。
        嗡!
        郗菁纖細手指一抬,其頭頂上方有無邊無際的天地源氣匯聚而來,直接是化為了一枚萬丈龐大的青色光刃,那光刃宛如晶石所鑄,那是源氣凝煉壓縮到了極致的表現。
        光刃一出現,這方天地便是開始呈現一種碎裂的跡象。
        咻!
        青色光刃下一瞬,洞穿虛空,裹挾著毀滅的力量,直接是對著趙仙隼狠狠的斬下。
        趙仙隼眉頭微挑,袖袍一揮,同樣是有無邊源氣匯聚,一道萬丈羽翼憑空而現,遮天蔽日,那羽翼上的羽毛,晶瑩透徹,閃爍著璀璨光澤。
        鐺!
        青色光刃與羽翼相撞,虛空層層震裂。
        其他法域強者見到兩人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也是大吃一驚,紛紛出手,將兩人的戰斗余波抵御下來,不然的話,下方這片大地恐怕都得瞬間被摧毀。
        “郗菁元老,你這是瘋了不成?”趙仙隼淡淡的道。
        郗菁冷笑一聲,道:“趙仙隼,我倒是沒想到,你堂堂法域強者竟然會如此的卑劣,這種手段,也不怕讓你萬祖域丟盡顏面嗎?”
        她指向羅盤,其他法域強者看去,頓時也是發現了周元與趙牧神的碰面,當即眉頭皆是微微一皺。
        他們能夠踏入法域境,當然不可能是蠢人,所以他們也知道,第一回合周元就與趙牧神碰上,那種概率的確太小了。
        趙仙隼聞言,笑道:“郗菁元老,話可不能亂說,你有什么證據嗎?”
        他手腳做得極為的干凈,并不擔心被發覺,所以只要咬死不承認,對方也奈何不得他。
        然而郗菁卻是并不打算跟他比較嘴皮子,她眸光冰冷,纖細的身軀緩緩的升起,有著青色光芒自她的體內散發出來。
        下一瞬間,一座巨大的青色法域出現在了其身后。
        那法域之內,有無邊青風呼嘯,那青風擁有著毀滅之力,所過之處,萬物化為虛無。
        風神法域!
        趙仙隼見到郗菁竟然直接開啟了法域,眼神也是一凜,法域唯有法域方可對抗,他可不敢輕易的讓自身落入對方的法域中。
        于是他冷哼一聲,袖袍一揮,同樣有著一座法域以他為源頭,陡然涌現,蔓延。
        那法域之內,隱約可見一頭看不見盡頭的飛禽虛影盤踞,散發著無邊之威。
        仙隼法域!
        傳聞這趙仙隼的仙隼法域,曾經一張口,就吞噬過一座綿延十萬里的雄偉山脈,威能可怖。
        兩位法域強者展開法域對峙,整個天地間都是彌漫著肅殺的氣息。
        其他法域強者見狀,紛紛出聲喝止,此地接近隕落之淵,如果在這里展開法域對戰的話,說不定會引起隕落之淵內的異動,到時候出點狀況,九域弟子恐怕都得死傷慘重。
        紫霄域的法域強者,那位名為陸玄罡的灰袍老人,也是沉聲道:“兩位若是在這里交戰,引發了什么后果,恐怕連兩位都承擔不起。”
        “若是要打,等九域大會結束,你二人尋個機會,好好打一場便是。”武神域的金鐘,也是聲如驚雷,響徹天地。
        其他法域強者點頭,表示如果兩人要交手,他們也將會出手驅逐。
        陸玄罡目光看了看趙仙隼,道:“趙仙隼,九域大會需要公平,你是此次的執掌人,一些小手段,平白落了身份。”
        趙仙隼眼睛瞇了瞇,笑道:“我真不知道陸老哥在說什么呢。”
        武神域的金鐘笑呵呵的道:“你怎的還是如此無恥。”
        趙仙隼這種裝傻的話,對尋常人恐怕有用,但對于他們這些法域強者而言,卻是毫無作用。
        趙仙隼依舊笑瞇瞇的,根本不在意金鐘的諷刺,顯然是臉皮極厚,而且不擇手段。
        倒是那妖傀域的法域強者,一位皮膚白皙,無眉,手中轉動著數顆光珠的男子微笑道:“各位說這些也沒什么作用,就算真是趙仙隼做的手腳,我們先前竟然都沒察覺,其實也是我們無能。”
        此人名為甄魚,在這混元天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不過他言語間,顯然是向著趙仙隼的。
        一時間,虛空上諸位法域強者,紛紛爭論,倒是顯得吵雜。
        但看這樣子,打也是無法繼續打下去的了。
        “咦?那周元帶人跑了?”而就在此時,忽然有一位關注著羅盤的法域強者出聲道。
        虛空上吵雜一頓,所有的目光立即投射而去,然后果然是見到周元所代表的那一道光點,竟是撤離了那一座小空間。
        “趙牧神發動了追擊...”陸玄罡目光一閃,突然道。
        其他法域強者也是點頭,他們同樣是察覺到,周元后方,有一道凌厲無匹的攻擊在追擊,顯然是趙牧神的出手。
        郗菁眸光也是緊緊的望著這一幕。
        誰都想知道,周元能否化解掉趙牧神這追擊而來的殺招?
        而在這些法域強者的注視下,他們見到周元遁逃到了另外一座小空間,然后,與那追擊而來的攻擊,發生了對碰...
        周元所代表的光點,劇烈的顫了顫。
        然而十數息后,光點雖然微微黯淡了一些,但卻依舊還保持著明亮...
        他,化解了趙牧神的殺招!
        在場的諸多法域強者,都是在此時微微的挑了挑眉,這個結果,有點出乎意料。
        這個周元,還真是有點能耐啊。
        只是貫穿八重神府的實力,竟然能夠跟趙牧神這種神府境王者交手一二。
        郗菁周身涌動的恐怖波動,則是在此時漸漸的平息下來,她微豎的柳眉也是落下,身后的法域隨之而散。
        她眼眸淡淡的看向趙仙隼,此時的后者,雖然還是保持著笑瞇瞇的模樣,但郗菁還是能夠看見后者眼中那一霎那閃過的惱怒之意。
        “趙仙隼,記住你這些卑劣的手段,往后有機會,我天淵域會找回來的。”
        郗菁冷聲道,然后身影落下,再度來到了羅盤之外。
        其他的法域強者看了趙仙隼一眼,暗暗搖頭,這一次,后者卻是有點丟臉了,辛苦做的一番手腳,最終卻是沒起到半點的作用。
        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平白丟了顏面。
        趙仙隼也是收了法域,默默的回到原處,只是袖袍中的手掌卻是忍不住的握緊。
        “趙牧神,你究竟在做什么!竟然能讓得那種廢物逃掉?!”
        他的心中,有著低沉怒聲回蕩。
        不過最終,他還是收斂了心中的怒氣,此次失手了,但沒關系,他相信之后趙牧神還有機會,那個周元此次如喪家之犬一般的逃了,但下一次,他必然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了。
        這小畜生終歸到底,還是得死!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