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群雄再遇
        古老的雕像,矗立于星空深處,散發著神秘的氣息。
        那雕像共有九座,依次矗立,而越是往后的雕像,其規模體形就越是龐大,那最后一座,高約萬丈,斑駁古老,宛如神邸一般,俯視整個星空。
        周元望著那些雕像,體內的神府在瘋狂的震顫著,幾乎是引起源氣的失控。
        他好不容易方才將其壓制下來,然后呼吸就忍不住的有些粗重起來,因為他知道神府的異動,必然是因為感應到了先天靈機的存在。
        也就是說,那九座神秘雕像之內,蘊含著大量的先天靈機!
        那種數量,絕非之前那可憐巴巴的幾道可比...
        顯然,那九座雕像,越是往后,就越是高大,同時其中所蘊含的先天靈機也就越是磅礴...
        周元的目光投向那最后一座,那一座萬丈雕像,必然會引來此次九域大會最為猛烈的爭斗,而誰能夠將其占據,那么就有可能奪得九域大會的魁首!
        他的目光閃爍,有戰意升騰。
        咻!
        而在周元的視線投向星空深處的九座古老雕像時,這星空中忽有諸多的破空聲響起,他目光一掃,便是見到一道道空間裂縫之中,有著諸多的隊伍紛紛降落而下。
        寂靜的星空頓時變得喧囂起來。
        “隊伍這么多?”
        周元身后,伊秋水忽然驚訝的道:“這是將所有未被淘汰的隊伍都給引進來了?”
        周元看了一眼,也是輕輕點頭,道:“九域大會已經進入最重要的階段了。”
        “到了這個階段,普通的隊員,已經取不到多少作用了。”
        他對著星空深處那九座靜靜矗立的古老雕像揚了揚下巴,道:“它們,才是決定九域大會排名的關鍵點,而尋常的人,根本連接近雕像都做不到。”
        他能夠感受到,那九座古老雕像內有著極端浩瀚的天地源氣散發出來,那些源氣形成了源氣光膜,這一層源氣光膜,尋常人根本無法穿透,所以,想要接近古老雕像將其占據,那無疑就必須要各域神府境中的頂尖強者出手才行。
        而其他進入此處的隊伍,無疑只能在外面當一回看客。
        “發信號,將我們的人引來吧。”周元對著伊秋水說道。
        此時隨著所有的隊伍涌入此地,那星空中已經有著諸多的信號爆發,開始召集各域人馬。
        伊秋水聞言,也是螓首微點,立即取出一截信號燭火,甩手便是扔上天際。
        砰!
        燭火在半空炸開,火焰化為一座塔形。
        咻!咻!
        而就在信號發出后不久,遠處的星空處,忽有破空聲傳來,只見得兩支隊伍對著這邊疾掠而來。
        那領頭者,正是呂霄與葉冰凌。
        當他們見到周元時,凝重的臉龐上頓時有著如釋重負之色浮現出來。
        “總閣主。”
        兩隊人馬終于是來到前方,然后對著周元抱拳行禮。
        周元望著兩隊,看得出來他們應該也是歷經了苦戰,人員皆是損失不少。
        瞧得周元的目光,葉冰凌有些慚愧的道:“我們這支隊伍,收獲了一千道靈機,不過折損了一百三十二人,皆是被淘汰。”
        呂霄也是神色復雜的道:“我這支隊伍收獲了一千三百道靈機,折損了八十九人,皆被淘汰。”
        周元輕聲道:“辛苦了,天淵域此次實力本就最弱,你們能夠一直留到現在也算是盡力了...另外,韓淵的隊伍,已經被盡數淘汰。”
        此言一出,呂霄,葉冰凌等人面色頓時一變。
        整支隊伍都被淘汰,誰下的手,竟然這么狠?
        “是妖傀域的徐暝。”伊秋水咬著銀牙,說道。
        所有天淵域的隊員皆是面露憤怒之色,這徐暝堂堂主力隊伍,竟然對他們天淵域的次隊如此狠辣,真的是半點規矩都不講。
        周元擺了擺手,止下憤怒的眾人,道:“說到底還是力不如人,此事我自會記下。”
        說完,他抬起頭,望著遠處的一些浮島。
        此時隨著各種信號的升起,那原本涌入這座空間內的諸多隊伍也終于是盡數的匯聚到了一起,那浩浩蕩蕩之勢,倒是頗為的壯觀。
        周元忽然感覺到一道森冷的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當即目光遠眺,望向了遠處的一走浮空島嶼。
        只見得那里有著諸多人影在不斷的匯聚,而在那高處,一道身影面帶陰翳之意的盯著他,正是妖傀域的徐暝。
        而瞧得周元看來,徐暝嘴角頓時掀起一抹似笑非笑之聲,嘴唇開合,似有無聲之音響起:“周元總閣主,我送你的禮物,可還喜歡?”
        那所謂禮物,顯然就是說的被淘汰的韓淵一隊。
        周元神色漠然,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是將視線轉向了其他的方向,他并沒有在意對反的挑釁之意,眼下就讓他先跳一會吧,此后有的是報仇的機會。
        遠處那一座座浮空島嶼上,除了妖傀域外,其他六域,也是在整合隊伍,大批大批的人馬不斷的匯攏。
        他看見了紫霄域的人馬,在那隊伍的最前方,那一道熟悉的倩影再度出現,正是蘇幼微。
        在蘇幼微的旁邊,薛驚濤正不斷的說著什么,偶爾有著陰狠的目光投向周元所在的方向,恐怕所說的正是周元之前驅逐他們的事情。
        蘇幼微那清麗絕美的容顏一片平靜,看不出喜怒。
        更遠處,武神域的人馬最前方,武瑤傲然而立,氣勢凌厲,她那狹長鳳目第一時間看向了周元,不過顯然她對于周元能夠走到此處并不意外。
        因為從某種意義而言,她才是從未小覷過周元的那個人。
        只是...她會打敗他。
        因為她要證明,那圣龍氣運,她才是最完美的承載者。
        而在諸多隊伍匯聚間,那萬祖域無疑是聲勢最為的浩大,在那大批人馬前方,趙牧神負手而立,氣勢如淵,散發著深不可測之感,引得諸多強者忌憚。
        在趙牧神的身側,有一佳人亭亭玉立,正是那柳清淑。
        此時的趙牧神與柳清淑,也是在盯著周元。
        趙牧神深邃的眼目中,有著一絲驚訝掠過,他深深的注視著周元,后者能夠站在這里,說明之前他的截殺被周元化解了。
        一旁的柳清淑,咬著銀牙恨恨的盯著周元,然后道:“大師兄,你可不能放過那不識好歹的東西,之前我跟他遇見,本是好意要分他一些靈機,結果他竟然耍橫,將我們盡數的趕走,一點都不給我們萬祖域面子!”
        “是我低估了他啊。”趙牧神啞然一笑,微微搖頭,但那眼中倒是升起一絲饒有興致之色。
        之前的失手,顯然并沒有讓得趙牧神心情有什么波動,周元沒死在他之前那一招的追殺中,也好,那就趁此直接抓個活口帶回去吧。
        他那如深淵般的眼眸,凝視著周元,這一瞬間,有著一股驚人的威壓,緩緩的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
        原本喧囂的星空中,頓時微微一靜,無數道驚懼的目光投射而來,這趙牧神,竟然要在這里動手嗎?
        對誰動手?
        他們的視線順著趙牧神的目光投射而去,然后皆是一驚。
        那竟然是周元!
        趙牧神,居然要在這里對周元出手了?!
        這周元...也太倒霉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