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九百九十四章? 秦蓮
        呂霄聽到周元的話,目光也是急忙轉向那邊,而當他在見到那一波對著這邊而來的人影,特別是那領頭的高挑女子時,面色頓時白了一分,腳跟都是忍不住的有些哆嗦。
        他身旁其他的那些天靈宗弟子,更是全部低著頭,宛如鴕鳥一般。
        周元望著這一幕,忍不住的有些驚奇,那名為秦蓮的女子竟然威勢這么強?直接是將這些天靈宗的弟子嚇成這樣?
        “那秦蓮是什么人?”他對著伊秋水問道。
        伊秋水小手掩著紅唇,道:“這可是曾經風靡整個天淵域的風云人物,如今的她,高居天陽榜第六,當年她那一代的九域大會,她率領著天淵域取得了第五的排名,算是這近百年間除了你之外成績最好的一次。”
        周元眼中劃過一抹驚訝,他可是很清楚九域大會的難度,而天淵域自從創立以來,就算是最為巔峰的時期,也不過只是名列三甲,這秦蓮能夠取得第五,已經算是極為不易了。
        “這位秦蓮師姐是天靈宗的弟子,不,如今應該算是宗內最為年輕的長老了,在天靈宗內,她就是讓無數弟子瑟瑟發抖的女魔頭。”
        “因為她的職責,便是管束,教導所有弟子,而她管教的手段比較粗暴蠻橫,呂霄他們會這么怕,想必當初也曾被她嚴格管教過...而雖說這些年咱們天淵域有些勢弱,但在四閣中,每一代最為出彩的人,大多數還是天靈宗的弟子。”
        伊秋水看了周元一眼,道:“直到這一次出了你...”
        周元了然,因為他的出現,這一代天靈宗的弟子可謂是黯淡無光,被他徹徹底底的壓制,這如果放在那秦蓮的眼中,無疑會覺得呂霄這些天靈宗弟子無能,難怪呂霄等人聽到她的名字就會發抖。
        想必是曾經留下過深刻的心理陰影。
        伊秋水感嘆道:“外面都說天淵域最后一代的榮光,應該就要止步于秦蓮師姐那一代,因為自她之后,天淵域每一代的年輕一輩都是越來越弱,此次如果不是你出現的話,天淵域必然會在九域大會上墊底,甚至...我們有可能連一座石像都搶不下來。”
        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因為沒有周元,就只能依靠呂霄,呂霄這實力...別說跟其他八域最頂尖的天驕抗衡,就算是次一級的,恐怕都沒有絕對的把握。
        一旦結局是那樣,那么天淵域將會成為笑柄。
        而在兩人低聲說話間,那一波氣勢洶洶的人終于是抵達了四閣人馬之前。
        周元也是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向那了最前方的女子。
        她有著格外高挑的身材,雙腿筆直修長,她一身青衣,干凈利落,她的容顏也算是漂亮,特別是那一對劍眉,令得她的目光仿佛劍光般的鋒利,不敢直視。
        她的腦后,束著一條竹節馬尾,馬尾極長,幾乎是如蝎子尾巴般的垂落在腳裸處,伴隨著她走動時,輕輕搖擺。
        當她的腳步停下來的時候,四周的氣氛仿佛都是凝固了瞬息。
        “秦蓮師...長老。”呂霄等天靈宗的弟子,紛紛小心翼翼的道。
        秦蓮臉頰上沒有什么表情,她看了呂霄等人一眼,聲音如寒冬般冷冽:“你們讓我很失望,這么多年來,你們是天靈宗神府境最差的一代,當初我送你們進四閣時就提醒過你們,如果不想被人踩下去,那就最好玩命的修煉。”
        “可惜,你們沒一個人聽進去,因為你們覺得你們在四閣稱王稱霸就足夠了。”
        “此次如果不是特殊原因,你們會讓我們天淵域將臉丟盡!”
        一旁的木柳,韓淵等人都是聽的頭皮發麻,因為這秦蓮說話真的是太狠了,半點顏面都不留,簡直就差指著呂霄等人罵一聲廢物了...
        呂霄等人面色漲紅,但更多的還是羞愧。
        “秦蓮師姐息怒,我想呂霄他們也是盡力了,畢竟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如你那般優秀。”一道笑聲從秦蓮身后傳來,那是一名白衣男子,男子模樣倒是俊朗,微笑之間,也自有一番氣勢。
        白衣男子的目光一轉,卻是投向了周元,道:“這位想必就是周元總閣主了吧?此次九域大會,我天淵域還真是多虧了你力挽狂瀾,呵呵,不過周元總閣主可是要趕緊突破到天陽境才是,不然此次戰事,神府境可只能打雜。”
        “如果怕出意外,周元總閣主倒是可以跟隨我們,到時候我們會保護好你的。”
        此人笑意吟吟,言語間倒是略有深意,似乎也是想要告訴其他的天靈宗弟子,這位總閣主雖然優秀,但也沒必要有太大的壓力,就如同這場關乎天淵域的戰事,周元這神府境參與其中,說不得還要依靠他們這些天陽境強者的保護。
        周元看了這白衣男子一眼,一旁的伊秋水低聲道:“他叫李青岳,是上一代四閣總閣主,如今是天陽境中期的實力。”
        周元這才有點訝異,沒想到這人竟然會是上一代總閣主。
        看得出來,這李青岳對他抱著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周元微微細想,想必是一種不爽與嫉妒吧,畢竟身為上一代總閣主,他所作出的成績跟周元這個總閣主比起來,卻是天差地別。
        周元淡聲道:“今日之后,我就會閉關沖擊天陽境。”
        李青岳一笑,道:“那就希望你成功吧,不過如果你真的突破成功的話,按照規矩,你就得失去總閣主的身份了,到時候...身為前輩,我可是能夠直接征召你進隊的哦。”
        不是總閣主的話,那么周元也就沒了類比長老的特殊身份,他將會變成一個正常的初入天陽境的,若是在作戰的情況下,李青岳還真是有資格命令周元。
        周元搖搖頭,沒有再理會。
        那李青岳還想說什么,但感覺到一道冷冽的目光注視而來,當即收了聲。
        秦蓮走上前來,淡淡的道:“不要說你這上一任的總閣主,天淵域創立以來這么多代總閣主,就沒人能跟這一任比,所以你沒必要有嫉妒的情緒,因為那還輪不到你。”
        李青岳聳聳肩,有點訕訕。
        秦蓮來到了周元面前,高挑的身材令得她足以平視周元,身后如蝎尾般的竹節馬尾輕輕擺動。
        她站在周元面前,隱隱有著一股極端驚人的源氣威壓從其體內散發出來,那股源氣帶著一種常人難以忍受的至陽之氣,引得虛空微微扭曲,仿佛在燃燒。
        周圍的呂霄等人,無法忍受的連忙退后。
        唯有周元神色平靜,磅礴的源氣在其神府內咆哮,抵御著那來自面前這個青衣女子的威壓。
        威壓持續了十數息,然后漸漸的收斂。
        周元淡笑道:“秦蓮長老也有什么指教嗎?”
        這群人似乎是有點氣勢洶洶,不過周元也不覺得奇怪,畢竟這一代四閣內,他幾乎是將天靈宗的弟子壓制得毫無脾氣,而秦蓮,李青岳他們身為天靈宗的弟子,難免會想要出頭來壓制一下他。
        秦蓮盯著周元的面龐,打量了一番,最后點點頭。
        “你很不錯,希望你早日突破到天陽境,以你的能耐,我很期待你在天陽境中也能掀起波瀾,揚我天淵域之威。”
        “另外,我也代天靈宗對你說一聲感謝,如果不是你的話,由呂霄率隊的天淵域隊伍,將會在此次九域大會將天靈宗的顏面丟得一干二凈。”
        周元有點訝異的望著秦蓮,這位天靈宗讓諸多弟子瑟瑟發抖的女魔頭,似乎倒也并沒有想象中的那般不明事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