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四章? 獵殺榜單
        當周元走向那中央柜臺前時,整個戰功殿內,頓時有著諸多的視線停留在他的身上。
        那些目光中帶著驚疑以及玩味之色。
        這位最近在天淵域中名氣大得嚇人的“小元老”,這是打算要從獵殺榜單上面接取任務?
        這倒是有意思了...關于獵殺榜單上面的那些棘手目標,在座的眾多天陽境都知道有多麻煩,在這片戰域中,天淵域有不少天陽境強者都折損在他們的手中...
        這位“小元老”應該是突破到了天陽境,不然的話,就算他是所謂的神府境第一人,進入了戰場中,也只不過是獵物與炮灰而已,平白送死。
        只是...就算他真的突破到了天陽境,那也只不過是天陽境初期,這倒的確勉強有了一些自保的力量,可要說去主動獵殺對方的天陽境,而且還是那種登上獵殺榜的目標,這就真的是有些太想當然了。
        大殿內,一些心思活絡的天陽境強者目光對碰,倒是隱約的知曉這位“小元老”的打算,想必是最近的那些流言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麻煩與壓力,所以他才在此時出現,想要以獵殺強敵來證明自己。
        這倒的確是個很務實的法子,但是...危險系數太高了。
        一個不慎,這位“小元老”...恐怕就得葬身于這片戰場中,到時候還不知道平白要惹出多少的麻煩來。
        戰功殿內,有著諸多的竊竊私語聲響起,多數的天陽境強者都是漫不經心的望著這一幕,他們有點懷疑這是那位“小元老”在做戲,或許待會,就有有人在他接取目標時,將他這看似魯莽的行為給阻攔下來。
        而在戰功殿二樓的高處。
        也有著兩道倩影居高臨下的看下來。
        其中一女,嬌軀修長高挑,竹節般的馬尾辮子,垂落在雪白腳裸處。
        正是秦蓮。
        在其身旁的女子,身材嬌小,與她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正是另外一位天淵域天陽境中的杰出人物,木幽蘭。
        “他在做什么?”秦蓮眉尖微蹙,道。
        “難道真是要從獵殺名單上面接取目標嗎?”木幽蘭聲音細細的,有些驚訝與好奇的味道。
        “胡鬧。”秦蓮搖搖頭,沉聲道:“以他如今的身份,如果被五大頂尖勢力知曉的話,恐怕那片戰域的天陽境強者都會去圍剿他!”
        她能夠感知得出來,周元應該是突破到了天陽境,但這不是他在這里胡來的理由,甚至就算他凝煉出了琉璃天陽...那也還不夠!
        木幽蘭眸子盯著下方,忽然道:“難不成真是在做戲?你看,伊千機長老出來了。”
        秦蓮也是看了過去,果然是見到在那站宮殿中,伊千機長老突然現身,然后帶著人迎上了周元。
        這讓得她嘀咕了一聲,難不成還真是故意做場戲,平息一下流言?
        她盯著周元的眼中掠過一絲失望,雖說她也覺得讓周元真的進入獵殺戰域是胡鬧的事情,可當她真的發現周元缺乏這個勇氣的時候,還是難免有些失望,畢竟,他可是大尊的親傳弟子啊。
        莫非此次,大尊真的是看錯人了?
        在秦蓮心思轉動的時候,戰功殿內,伊千機在那眾目睽睽下迎上了周元。
        “周元總閣主。”伊千機笑著抱拳,他看向周元,心中則是有些感慨,誰能想到當初連進入天淵洞天都需要他來引見的小家伙,如今搖身一變,竟然成為了大尊的親傳弟子。
        那等身份,比起他這位長老甚至都要更高一些。
        “伊長老。”周元連忙回禮,然后將來意表明。
        “要從獵殺名單上面接取任務?”伊千機聞言也是一驚,旋即眉頭微皺,委婉的道:“周元總閣主可莫要大意了,雖然我知道你的決心,但我建議你可以先在戰域的外圍參戰。”
        他的意思是想讓周元一步步來,不要一來就直接將目光放那么高。
        對于伊千機的勸誡,周元也不意外,只是輕聲道:“伊長老,你放心,我不是魯莽的人。”
        他言語雖輕,但卻頗為的堅定。
        “而且...伊長老如果真不讓我去,今日這里,怕是少不了一場笑話。”周元淡笑道。
        伊千機眉頭皺著的看了一眼戰功殿內那諸多看好戲的目光,對于最近有關周元的那些流言,他當然知曉,其實說到底,還是因為天淵域中有不少的天陽境強者在嫉妒周元。
        當然,伊千機也理解這種嫉妒...因為連他這般心性,在知曉了周元身份后,都是難免感嘆,更何況其他的那些天陽境?
        這種一步登天的事情,一般只有在夢里面才會出現,可這,卻出現在了周元的身上。
        他望著周元的目光,后者眼目清澈,并沒有任何沖動的跡象,這令得他心中微松,略作猶豫,最終輕輕點頭。
        “既然周元總閣主執意,老夫也就不勉強了。”
        伊千機直接轉身,帶著周元來到了戰功殿的一處殿壁處,這面殿壁顏色猩紅,在那上面,諸多鋼釘插著一張張羊皮紙,羊皮紙隨風飄蕩,隱隱的有著源氣光澤在上面流轉,似乎是化為了人影。
        有著血腥的味道傳出來。
        “這就是獵殺榜單...”
        “每一張羊皮紙,都記錄一位極為難纏兇狠的天陽境強者...而越是掛在高處的,實力也就越強,同時,殞命在他們手中的我方天陽境強者,也就越多。”伊千機說道。
        周元眼神微凝,旋即他將目光投向這一面猩紅的殿壁,視線掃過那些隨風輕輕擺動的羊皮紙。
        “曹螢,天陽境中期,雪銀天陽,源氣底蘊預計四億四千萬,于獵殺區域中,斬我天淵域三位天陽境初期...”
        “柳血手,天陽境中期,雪銀天陽,源氣底蘊預計四億七千萬...”
        “...”
        周元的目光掃過,發現能夠掛在這殿壁上面的人,都是天陽境中期往上,天陽境初期,幾乎是沒有。
        他看了幾眼后,目光忽然轉向最頂部的位置,他倒是想要瞧瞧,那最棘手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在那最頂部,一張羊皮紙輕輕飄動,有著兩張面帶微笑,似乎一模一樣的蒼白面孔落在他的視線中。
        “竟然是兩人?”
        “王青山,王海淵,孿生兄弟,實力皆為天陽境后期,紫金天陽,兩人不論對手強大與弱小,從不分離,聯手之下有圓滿默契,戰斗力驚人,傳聞曾有琉璃天陽天驕殞命于手。”
        周元心中有些驚訝,這兩人,竟然是一對孿生兄弟,而且最讓得他驚奇的是,這兩孿生兄弟竟然斬殺過同等級的琉璃天陽。
        能夠以紫金天陽之姿,越品斬殺琉璃天陽,可見這對孿生兄弟聯手的時候有多可怕。
        “別看了,那是我的目標,我被調到赤云州,就是為了斬殺他們二人而來,他們已經殺了我們不少人了。”在其身后,忽有淡淡的聲音響起。
        周元轉頭一看,只見得那秦蓮不知何時來到了身后。
        “成功了嗎?”周元笑問道。
        秦蓮搖搖頭,道:“這兩人極為狡猾,之前交手過一次,被他們跑了。”
        能夠從秦蓮這位混元天天陽榜第六,天淵域的天陽境牌面手中逃走,這王家兄弟的實力,看來果然不容小覷,難怪能夠在這榜頂掛著,這混元天的天陽境內,當真是藏龍臥虎。
        秦蓮看著周元,嘆了一口氣,有些頭疼與無奈的道:“如果你真的執意,就從最下面的雪銀天陽境選。”
        “多謝秦蓮長老告誡了。”
        周元笑了笑,他知道秦蓮是好意,但雪銀天陽并滿足不了他的胃口,他也沒那么多時間去找這種級別的麻煩。
        他手掌一抬,下一瞬,所有人都是見到,在那殿壁居中的位置,有著三枚鋼釘顫動,其上所掛的三張羊皮卷,輕飄飄的飄落而下。
        羊皮卷落下的瞬間,戰功殿內,諸多的天陽境強者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變。
        因為他們看得清楚,那三張羊皮卷上的目標,赫然全部都是天陽境中期,紫金天陽!
        周元,不僅一次性的接了三個目標,而且,還全部都是紫金天陽中期!
        面對著這種目標,此時戰功殿內超過八成的天陽境強者,都是不敢染指。
        然而眼下,周元卻是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毫不猶豫的將他們接了下來...
        他們對視著,吸了一口冷氣。
        這周元...看來是真的瘋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