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八章? 一拳
        古林某處。
        周元的身影如陰影般的出現在了一顆赤紅巨樹上,那詭異的身影,將蹲守在這里的伊秋水等人都是嚇了一跳,待得他們看清楚來人后,方才將緊繃的身體松緩下來。
        “找到了?”周元低聲道。
        伊秋水,葉冰凌她們皆是臉頰凝重的點點頭,然后撥開重重赤紅枝葉,目光看向遠處。
        周元的目光也是順著望去,只見得在那遠處的林間, 有著大片的天火樹被砍伐,從而形成了一片空地,空地中有著營帳,隱約可見一些身影忙碌,穿梭。
        這些大部分都是神府境。
        他們將一株株天火樹劈斬開來,找尋著其中蘊含的樹靈漿。
        “這些混蛋,真是野蠻。”伊秋水有些心疼的望著這一幕,以往天淵域采集此處的樹靈漿,都不敢砍伐,而是鉆孔一點點的取出,可五大頂尖勢力的人顯然沒這種愛護的心情,反正這是屬于天淵域的東西。
        木柳低聲道:“張子郝就在中心的營帳坐鎮,先前我們見到他出現過。”
        韓淵道:“接下來怎么做?此地有數十位神府境,要不要我們先引走一波,你再找尋機會對那張子郝出手?”
        看得出來,他們都很緊張,身體緊繃的跟彈簧一般,不過也難怪,他們此次將要面對的,是獵殺榜單上面的人物,乃是紫金天陽中期,死在他手中的己方天陽境強者,也有數位了。
        周元聞言,搖搖頭:“不用這么麻煩,只是一些神府境而已,只要殺了張子郝,他們不足為懼。”
        聲音落下,他的身影便是在韓淵他們震驚的目光中直接從樹上躍了下去。
        “我的天!”
        木柳他們見到這一幕,臉色都變白了一分,他們沒想到周元就這么大刺刺的沖向了營帳。
        這都不精心謀劃一番,等那張子郝戒心全失時,再突然襲擊嗎?
        “怎么辦?”伊秋水,葉冰凌她們面面相覷,白皙額頭上有著細密的汗水被驚嚇出來,但她們也不敢跟著跳出去,因為那只是羊入虎口。
        而在他們驚惶的時候,周元的身影已是出現在了營地之外。
        營地內,那些忙碌的神府境也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他的蹤影,他們在經過初始的愣然之后,猛的反應過來這是敵人,當即有著警戒的號角聲在這古老林間響徹起來。
        “敵襲!”
        “敵襲!”
        營地中央的營帳被掀開,一道如鐵塔般的身影慢悠悠的走了出來,那是一名身軀壯碩的中年男子,他手中抓著肥膩的烤獸腿,吃得滿嘴油光。
        而隨著他的出現,營地內的慌亂氣氛頓時被止了下來,一道道敬畏的目光看過來。
        鐵塔男子看了一眼遠處伊秋水她們藏身的地方,咧嘴笑道:“幾只蒼蠅而已,先前就發現了,只是想要看看他們在玩什么把戲,不用驚慌。”
        而暗處的伊秋水她們見到這張子郝的目光,頓時渾身泛起了寒意,原來對方早就發現了他們。
        “怎么辦,怎么辦,要不要撤退!”伊秋水緊張的道。
        “撤不了的,周元已經上去了。”葉冰凌苦笑一聲,指著那出現在營地之外的周元。
        而在眾人頭皮發麻的時候,出現在營地之外的周元望著那鐵塔男子,道:“你就是張子郝?”
        張子郝雙目虛瞇的盯著周元,數息后,他眼中猛的有著精光爆發出來,臉上有著一種難以遏制的狂喜浮現,他狂笑如雷:“你,你是天淵域的周元?!”
        他竟然是將周元給認了出來,不過這也并不奇怪,畢竟如今的周元也算是混元天的知名人物了。
        “哈哈哈,我這是著了什么天大的運道,竟然直接將你送到我面前,你可知道在我聯盟中,擒住或者斬殺你這小子究竟是何等的大功?!”
        他的笑聲,震動著四周的森林,而營地中那些神府境也是眼神驚疑的望著周元的身影,因為這個名字,最近在混元天可是極為的響亮,特別是當他這蒼淵大尊親傳弟子的身份傳出來后。
        只是...這家伙是腦子壞掉了嗎?竟然敢深入到此處!
        這周元雖說在九域大會上打敗了趙牧神,但那畢竟是神府境,就算如今他成功突破到了天陽境,那也只是天陽境初期,而站在面前的張子郝,卻是紫金天陽中期!
        “哈哈哈!”
        張子郝狂笑不斷,不過同時他的感知蔓延,一番探測,卻是發現此處除了那幾個蒼蠅外,的確就只有周元一人!
        這家伙,還真是獨自深入戰場的?
        這可真是人在營中坐,大禮從天落啊!
        轟!
        強悍驚人的源氣在此時自張子郝的體內爆發出來,隱隱間仿佛是有著一輪紫金大日在其身后虛空浮現,一股可怕的源氣威壓彌漫開來,腳下的大地直接是在此時開始龜裂。
        四周的那些神府境皆是無法承受這種威壓,連連后退,眼中敬畏更甚。
        而不遠處的伊秋水她們也是察覺到了威壓,當即眼中驚惶更甚,那可是六億源氣底蘊帶來的威壓,如果他們靠得太近,恐怕光是這等源氣威壓就能夠讓得他們動彈不得,戰意全失。
        “哈哈!”
        張子郝眼神森然的鎖定周元,宛如噬人之虎。
        他也沒有多說廢話,雖然不知道這周元犯了什么蠢來到這里,但既然送上門了,斷然是沒有放過的道理。
        “砰!”
        他腳掌一跺,地面直接塌陷下去,而其身影則是化為流光暴射而出,空氣都是在此時被生生壓爆,發出了刺耳的音爆之聲。
        “給我死來!”
        張子郝獰笑出聲,他身影幾乎是瞬間出現在了周元上空,身后有一輪紫金大日浮現出來,浩瀚的源氣涌動,一股兇悍而熾熱的波動如風暴般的肆虐,席卷。
        六億左右源氣底蘊一展現,四周的空間都是隱隱的有些凝固的跡象。
        “轟!”
        他一拳轟下,只見得暗紅的源氣如洪流般咆哮而出,那源氣純粹而凝煉,宛如血紅火焰。
        一拳轟出,下方的地面已是開始崩裂。
        這一拳,沒有任何花俏,而是將純粹的源氣底蘊展現到了極致。
        營地內,那五大聯盟的神府境們皆是露出冷笑,這周元,死定了!
        后方,伊秋水銀牙緊咬,眼眶泛紅,她身影一動,竟是要沖出去,但隨即被葉冰凌與木柳急忙按住。
        “你去送死嗎?!”
        伊秋水雙手緊握,她目光死死的盯著場中。
        對于后方的動靜, 周元并不知曉,他只是神色平靜的望著那裹挾著霸道無匹一拳轟然下張子郝,后者那足足六億左右的源氣底蘊,如果換做突破之前的話,恐怕不論他做任何的抵抗都是毫無作用。
        純粹的源氣底蘊差距,不是任何手段能夠彌補。
        但是,可惜...
        周元五指握攏,有著白色的毫毛自皮膚下涌出來,將拳頭包裹,緊接著白色化為漆黑色彩,宛如黑色拳套。
        他腳掌微微后移半步,然后,一拳轟出。
        那一瞬間,璀璨的白金源氣自他體內咆哮而出,隱有龍吟聲響徹,震撼人心。
        一輪琉璃般的大日,在其身后若隱若現。
        其腳下的地面,直接是在此時無聲無息的消失了一層,猶如是被融化。
        轟!
        周元面無表情的一拳轟出,仿佛是帶著白金龍影,直接是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與那張子郝的赤拳在半空中硬生生的撞擊在一起。
        “死吧!”
        張子郝狂笑出聲。
        不過,那狂笑聲很快就凝固下來,他的眼瞳中有著一絲驚駭涌出來,因為在那碰撞的第一瞬間,他終于是感覺到了對方那瘋狂呼嘯而來的源氣究竟是強到了什么程度!
        他那引以為傲的六億源氣,幾乎是在碰撞的瞬間,被摧枯拉朽般的淹沒。
        “琉璃天陽!”
        “七...”
        他的面龐在那瞬間布滿恐懼,渾身冰寒,他終于是知道為什么周元敢出現在這里了,因為對方的源氣底蘊,比他這紫金天陽中期更為的恐怖!
        張子郝無法理解,一個剛剛突破到天陽境初期的人,為何會擁有著這種變態的源氣底蘊。
        轟!
        他也沒機會繼續理解了,那一瞬間,有狂暴的源氣沖擊波爆發開來,這片營地瞬間被摧毀,周圍一顆顆擎天柱般的天火樹,也是直接攔腰而斷,最后被源氣沖擊波絞碎。
        雙方的神府境界是紛紛狼狽退后。
        而當沖擊波的肆虐停下來時,他們第一時間看向場中。
        再然后,雙方便是發出了不可思議的驚駭失聲。
        只見得在那碰撞的地方,一道身影紋絲不動,宛如磐石般,甚至連腳步都未曾移動過半點。
        那是...
        周元?!
        伊秋水他們猛的瞪大了眼睛。
        而五大聯盟的神府境則是面露驚恐。
        張子郝呢?!
        為什么失去了蹤跡?
        “張子郝呢?”商小靈也是半天憋出一句話來。
        木柳沉默了半晌,忽然道:“你們看周元面前飄落的那些光點...是不是有點像神魂碎光?”
        此話一出,氣氛直接死寂。
        伊秋水,葉冰凌她們以一種無法形容的目光望著那里,神情有些呆滯...那好像真的是神魂碎光...
        難道說...
        那張子郝,被周元一拳直接打得尸骨無存...連神魂都被瞬間絞碎了?
        這一刻,伊秋水他們只覺得頭皮陣陣發麻。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