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晶塔
        一道道驚天的源氣爆發而起,只見得高空上頓時出現了一朵朵由源氣所形成的狂暴云層,天地間狂風大作,源氣威壓肆虐。
        天淵域大軍中,諸多目光震驚的望著這一幕,他們同樣是能夠感覺得出來,這一刻,聯盟方面那些被神秘光束所連接的身影,實力都是在節節攀升,不斷的暴漲。
        伊千機同樣面目有些陰沉,他們得到情報的時間還是太晚了,如今的聯盟方面,已經利用了一些“天火樹王”的力量。
        眼前這徐眸等人,原本在與他們這邊的源嬰境交鋒中是處于下風的,所以方才屢屢避戰,可如今有了“天火樹王”力量的支援,再要斗起來,恐怕就是一場慘烈大戰了。
        呼。
        伊千機深吐了一口氣,眼中殺機濃烈,不管如何慘烈,今日這一場大戰都在所難免,不然拖得越久,徐眸他們所利用的“天火樹王”力量就越強,而他們這邊,劣勢就會越大,除非他們主動的放棄赤云州戰線,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伊千機抬頭看了一眼虛空上,如今這里動靜如此之大,恐怕雙方的法域都已經將目光遙遙的投射而來。
        只是法域互相對峙,皆是在伺機出手,到了那種層次的博弈,就看誰先露出破綻,因為一旦破綻出現,接下來所迎接的,必然是石破天驚般的攻擊。
        所以,他們這里,必須穩住!
        “大軍聽令,全力進攻,摧毀晶塔!”伊千機如雷鳴般的喝聲,響徹天地。
        轟!
        命令落下的第一時間,他已是率先暴射而出,只見得他深吸一口氣,天地間的源氣直接滾滾的自其鼻息間涌入,那原本枯瘦的身軀都是在此時變得膨脹了數圈。
        吼!
        他張嘴一噴!
        呼呼!
        只見得無盡的飛火流星鋪天蓋地的噴射出來,那飛火洪流宛如滅世劫難一般,直接對著那聯軍狠狠的砸下。
        那每一道飛火流星,都是蘊含著極為恐怖的源氣,虛空都是在其前方碎裂。
        暗處的周元望著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咂舌,這就是源嬰境的力量,一氣,就可千變萬化,吞天滅地。
        那已經是將源氣的力量運用到了某種極致。
        即便此時的周元踏入了天陽境,但他明白,他依舊沒辦法將自身源氣運用得如此的完美,那說到底,是對自身源氣的感悟不夠深。
        “呵呵,伊千機,這一次,你可就別想在老夫面前逞威了!”
        而面對著伊千機的恐怖攻勢,那名為徐眸的黃袍老者,卻是冷笑一聲,下一刻,只見得他袖袍一擺,天地間有漫天黃風出現,那黃風刮處,一些參天古樹被波及,瞬間便是化為流沙,仿佛生機被剝奪。
        霸道狠毒到了極致。
        轟轟!
        兩股恐怖的力量在虛空上對撞,頓時如天雷地火齊轟,整個天地都是在震顫。
        當伊千機與徐眸交手的時候,雙方的其他源嬰境強者也是猛的沖天而起,他們的交戰戰場在虛空之上,不然那戰斗余波擴散下來,天陽境或許還能抗住,但那些神府境,恐怕就得死傷慘重了。
        “進攻!”
        當源嬰境強者開戰時,秦蓮也是接管了軍權,叱喝道。
        她一馬當先,疾射而出。
        在其身后,是大批天陽境后期,這些人源氣噴涌,隱隱的在身后顯露出源氣大日,這些源氣大日,絕大部分都是散發著雪銀光芒,少數的有紫金光澤,至于琉璃之光,更是稀少,幾不可見。
        不過即便如此,那般氣勢,依舊是震蕩天地。
        “呵呵,秦蓮,還是我們兄弟來陪你玩玩吧。”
        秦蓮前方,虛空忽的波動,有著兩道身影閃現而出,直接將其攔截下來。
        那兩人幾乎長得一模一樣,面帶笑容,只是一個在右耳上面掛著藍色吊墜,一個在左耳上面掛著深黃色的吊墜。
        他們的身后,同樣是有著一道神秘光束連接著,周身有著恐怖的源氣波動蕩漾。
        兩輪紫金大日,若隱若現。
        顯然,這兩人便是最近在赤云州戰線脫穎而出的王青海,王海淵兩兄弟。
        秦蓮眼眸漠然的望著這兩人,道:“以為借助了這東西的力量,你們就有資格跟我斗嗎?此前那一刀,味道可還滿意?”
        那王家兄弟聞言,面色都是微變,低頭看了一眼胸膛處,之前那次交手,他們險些是被秦蓮腰斬,所以對于在天陽榜高居第四的她,他們也是相當的忌憚。
        “他們若是不夠,再加上我呢?”
        一道笑聲再度響起,只見得王家兄弟身后,虛空波蕩,又是一道身影閃現而出。
        那是一名赤袍男子,手持如巖漿般的長劍,渾身散發著熾熱的驚天劍氣。
        而望著此人,秦蓮眉尖也是一蹙,緩緩的道:“赤云劍派的計虎...你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這計虎不是無名之輩,在那天陽榜上,也有著四十多的排名,若是在尋常時候,秦蓮自然不懼,但此時的計虎身后,同樣有著一道神秘光束,這導致他的實力也是暴漲一截。
        面對著眼前三人的攔截,就算是秦蓮,凌厲雙眸都是微微一瞇。
        對方這是對她殺意很重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計虎應該是南面戰線,那里是由白羽統率的戰場,這家伙,眼睛怎么長的,竟然讓得計虎這種人都流竄了過來...
        不過面對著這般強敵截殺,秦蓮卻并沒有任何懼色,凌厲的明眸中,反而有著興奮與嗜血之色閃現而過,她手掌一握,只見得一柄暗紅色的長刀出現在手中。
        長刀上,有赤雀飛舞,滾滾熱浪,散發出來。
        “希望你們三人,可要禁得住我砍才是!”
        秦蓮唇角掀起冰冷弧度,下一瞬身影暴射而出,手中長刀泛起萬千赤光,宛如火燒云一般,卷起磅礴攻勢,直接是將對方三人籠罩。
        轟轟!
        而面對著秦蓮的攻勢,那王家兄弟以及計虎即便是有天火樹王力量加持,也不敢有絲毫怠慢,直接是全力爆發,正面迎敵。
        地面某處,一顆大樹樹頂,木幽蘭的倩影閃現而出,她望著虛空上被圍攻的秦蓮,小手猛的一握,只見得有著一根青藤長鞭出現在手中,身后虛空波蕩,有源氣大日浮現。
        不過,就當她要準備去幫助秦蓮時,她神色忽的一變,盯著前方的一顆大樹。
        只見得那樹木之中,竟是有著一道人影緩緩的升起。
        那是一名有著油綠頭發的男子,男子笑嘻嘻的盯著木幽蘭。
        “龍蠱宮的霄蟲子?”木幽蘭小臉微沉,此人也是天陽榜的強者,排名雖然不如她,但也不可小覷,再看看其背后,同樣有那神秘光束猶如穿透虛空一樣的落在他的身上,令得其源氣波動暴漲。
        只是,此人也應該是南部戰區的人,怎么眼下跑到赤云州戰場了。
        呂羽那個混蛋在做什么呢?自己統率的戰區,竟然都溜了兩位重量級強者都不知道!簡直成了篩子!
        木幽蘭深吸一口氣,也沒有多說任何的廢話,手中青藤長鞭一甩,四周的巨樹便是猛的暴射出無數如利劍般的尖刺,宛如囚牢,對著那霄蟲子籠罩而去。
        “呵呵...”
        那名為霄蟲子的男子一笑,袖袍一抖,他的手掌竟是在此時變化成了一條丑陋而猙獰的綠色蟲子,它張牙舞爪的咆哮,綠色的毒液如瀑布般的噴出,直接是將那無數樹木尖刺融化。
        兩人眼光對碰,有殺意涌動。
        下一瞬,兩人暴射而出,戰成一團,四周的巨樹不斷的開始倒塌,被沖擊波夷為平地。
        與此同時,雙方的天陽境后期,也是開始大批大批的對碰。
        這一刻,宛如是天空崩塌,大地撕裂,恐怖的源氣洪流肆虐,廝殺聲響徹天際。
        時不時的有著雙方的強者隕落。
        血腥味彌漫。
        周元面色凝重的望著這一幕,只有在親眼目睹了這種慘烈的戰爭,才能夠知曉其中的殘酷,在這種絞肉機般的戰場中,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天陽境,也隨時都會隕落。
        只是,那聯軍方面一些強者身后的神秘光束,實在是太過的刺眼了。
        正是因為此物的存在,導致天淵域方面損失慘重。
        周元眉頭緊皺,他看了一眼虛空上,雖然他無法感應法域強者的波動,但卻是能夠猜到,恐怕雙方的法域強者,都是在看著這里。
        如果這里的局面太過的崩壞,雙方的法域恐怕都會有些忍不住。
        而周元自然不希望是他們這邊先忍不住,那樣的話,有可能會置郗菁師姐于危險之中。
        于是,周元的目光投向那聯軍大營深處那座神秘晶塔。
        他知道,他也應該做些什么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