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爭塔
        天火古林。
        此處的戰場已經落幕,狼藉的大地顯露著此前的戰爭是何等的慘烈。
        天淵域的軍隊開始整理戰場,收攏著一些戰友的隕落之軀。
        在先前五大聯盟的大營中,天淵域的軍隊入駐,將其掌控。
        周元坐在營地一處,伴隨著天火樹王的力量抽離,此時的他進入了一種虛弱的感覺,懶洋洋的不想動彈。
        天火樹王所化的翡翠小樹,依舊扎根在他的肩膀上,倒不是它不想直接離開,而是因為先前木霓元老給它下了一道印記,如此一來,它就算是逃了,也能夠再抓回來。
        天火樹王具備著一些靈智,而且它也感覺得出來木霓對它沒有不好的心思,所以最終也并沒有執意要逃。
        營地中,來來往往有著不少的天陽境強者,而當他們在看見周元的身影時,皆是眼神顯得有些復雜,因為此前在天淵域諸多天陽境強者的眼中,對于周元的風評可不算是太好。
        可這一次赤云州的戰局,誰都能夠看出來周元起到了什么作用...
        那是真正的力挽狂瀾。
        如果不是他潛入敵營,偷走了天火樹王,那么天淵域的死傷還會更重,而那其中的人,說不定就有他們...所以說周元救了他們一命也不算為過。
        周元無疑是證明了他自己。
        面對著這種的天大的功勞,想必就算是再嫉妒周元的人,都只能默默的將心思深藏起來。
        因為他們明白,如果換做讓他們來潛入防衛森嚴的敵營,并且從一位源嬰境強者眼皮底下奪走天火樹王,那絕對是十死無生的事情。
        周元做到了,不管他是使用了什么方法,這足以說明周元的手段比他們更強。
        此前的那些流言,在此時再想來,無疑是顯得極為的可笑,一些曾經將這流言當真的人,此時見到周元的身影,皆是只能面紅耳赤的偷偷繞路溜走。
        而對于周圍的那些目光,周元倒是并沒有理會,他神色慵懶,心中卻是在擔憂著郗菁他們那邊的情況如何了。
        心中思緒涌動,他忽然見到一雙筆直纖細的長腿停在了前方。
        周元抬頭一看,那長腿的主人,身材格外的高挑,她渾身沾染著血跡,容顏冷艷,讓人心悸。
        正是秦蓮。
        在她身后,還跟著身材嬌小,幾乎全部被秦蓮身影所覆蓋的木幽蘭。
        “還活著啊...那就好。”周元笑了笑。
        秦蓮望著周元的面龐,眼神同樣復雜,旋即淡聲道:“那王家兄弟被我斬殺了,計虎也斷了一臂一腿,可惜被他逃了。”
        “我也將那龍蠱宮的蟲子給殺了。”木幽蘭也是聲音輕柔的出聲。
        周元暗暗咂舌,明明是兩個漂亮的姑娘,說出來的話卻都是這么的嚇人。
        “這次...”
        秦蓮抿了抿嘴,道:“真是多虧你了。”
        如果不是周元盜走了天火樹王,她如果想要斬殺那王家兄弟,就算最后能夠得手,她也必然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木幽蘭白皙的臉頰也是有些發紅的點點頭。
        原本她們對于周元要接那獵殺榜單上的目標還有著不小的意見,因為她們覺得周元這種舉動非常的魯莽,甚至會影響大局,可誰能想到,最終這場戰爭,周元反而是獲得最大功勞的那個人。
        這令得秦蓮與木幽蘭在事后有些羞慚,她們經過一些反省,發現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她們從一開始就對周元抱著一些不信任的心態。
        周元擺了擺手,道:“我也是天淵域一員,這是我應該做的。”
        他當然也知道兩女之前對他能力的懷疑,不過他覺得這還算是正常,因為恐怕沒人會相信,一個天陽境初期就能夠擁有著七億源氣底蘊。
        正常來說,一個天陽境初期就敢深入敵方,那的確是一種找死的行為。
        真要說起來,也算是秦蓮她們對他小命在考慮。
        秦蓮望著周元這無所謂的神態,卻是覺得他可能有些生氣,于是咬了咬嘴唇,道:“這次是我的錯,不應該質疑你的能力。”
        木幽蘭也是慌忙的道:“你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在秦蓮姐面前說那些話的。”
        瞧得兩女這解釋的姿態,周元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撓了撓頭,道:“我真沒怪你們,你們畢竟不是蒼淵師父,怎么能夠看得出我的潛力?”
        秦蓮,木幽蘭微微一滯,這話雖然可能是真的,但聽起來真是好欠揍啊。
        “開個玩笑。”周元忍不住的一笑。
        被他一打岔,秦蓮,木幽蘭的神色也是緩解了一些,旋即她們在一旁蹲坐下來,好奇的道:“你究竟怎么做到把天火樹王盜出來的?據說里面還有源嬰境強者坐鎮呢。”
        周元見她們這么感興趣,也就隨便的說了說期間過程,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歸功于天火樹王的力量。
        但即便如此,那期間的驚心動魄,也是聽得兩女微微變色,周元的這些行為,無疑是在刀尖上行走,驚險無比。
        三人閑來交談,關系倒是不知不覺近了點,不再如同之前那般的生分。
        半晌后,周元伸了一個懶腰,剛欲說話,神色忽的一動,因為木霓元老的聲音傳入了耳中:“速來大營。”
        周元立即起身,對著秦蓮,木幽蘭搖搖手,迅速的趕向中央的大營。
        當周元走進大營時,此時里面就木霓元老一人,她的神色顯得有些凝重。
        “怎么回事?”
        周元見狀,心頭一跳,忍不住的道:“不會是那兩道奇物已經被奪走了吧?”
        木霓搖搖頭,道:“倒沒這么糟糕...”
        “先前郗菁他們趕去了兩個目的地,但萬祖大尊也派人前去,祭出了法旨,想要捕獲兩道奇物,郗菁他們也是不敵...”
        周元面色一變。
        “但好在的是,關鍵時刻,那兩座奇物之地,竟然有著蒼淵所留下的手段,這才制住了萬祖大尊法旨。”
        周元摸了摸胸口,有些幽怨的看了大喘氣的木霓元老一眼。
        “蒼淵所留下的手段,是兩座鐵塔。”
        “一為天陽塔,一為源嬰塔...”
        “而兩道奇物,就在這兩座塔塔頂。”
        “天陽塔限制為天陽境方可進入,源嬰塔限制為源嬰境方可入...每座塔有五層,每一層雙方各派一人爭奪,最終五層誰先占三層,便可登頂取走奇物。”
        木霓盯著周元,緩緩的道:“這就是蒼淵所留下的手段了,至于最終能不能守得住,或許,還是得看我們天淵域的力量。”
        周元輕輕點頭。
        這兩座鐵塔的出現,倒是省去了大規模的拉鋸戰,死傷可以減免不少,但是...那塔內的爭斗,恐怕將會變得無比的血腥與殘酷。
        雙方必然不會罷手,將會派出己方最強的天陽境與源嬰境。
        這場廝殺,怕是會引得舉世矚目。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