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晉升
       “既然師父留了手段,為何不直接將兩道奇物護住,還要經過這兩座鐵塔的比試?那可不算徹底的保險。”在慢慢將木霓帶來的消息平復下來后,周元又是忍不住的問道。
        蒼淵既然會留下這般后手,說明他是有所預料,到他們那種層次,一時的心血來潮,就代表著某種預知。
        木霓搖搖頭,道:“你想得太簡單了,那畢竟只是蒼淵所留的后手,而他真身不在此處,真要惹急了萬祖大尊,難免會有其他的手段。”
        “這兩座鐵塔矗立,規則對于雙方皆是還算公平,所以那萬祖大尊才會默許,沒有再從中破壞。”
        “如今當務之急,是找尋出十名天陽境與源嬰境的名單,想必郗菁他們也很快就開始挑選,此次事關重要,務必要找出最強之人。”
        周元輕輕點頭,又是有些遺憾,雖說他如今的源氣底蘊達到了七億兩千萬,這般底蘊,就算是面對著那些天陽境中期,他都不會有多少的懼怕,可如今這奇物之爭,雙方選出來的,必然都是天陽境后期,他們的源氣底蘊,最起碼都是得超過十億。
        以他的七億兩千萬,在天陽境中期還可逞威,可一旦面對著如秦蓮,木幽蘭他們那種榜上有名的頂尖天陽境后期,卻依舊還是有些力有不逮,差距不小。
        可這場奇物之爭對于天淵域太過的重要,甚至關系到之后祖龍燈的歸屬...如果讓他旁觀坐視,實在是有些寢食難安,因為他可不想將命運托付到旁人的發揮上面去。
        周元的目光,忽然瞟過肩膀上的天火樹王,當即心頭一動,道:“木姨,我能否借用天火樹王的力量占一個名額?”
        之前他借助天火樹王的力量,連源嬰境強者都能鎮壓,如果此次還能借用去那奇物之爭,那必然能夠橫掃全場。
        然而木霓卻是搖了搖頭,道:“那鐵塔處,還有著萬祖大尊的法旨懸空,也就是說他同樣注視著此處,你借用不屬于你的力量,必然會被他察覺的,到時候難免生出波折。”
        “另外...”
        木霓眸光掃過周元的身軀,那一瞬間后者感覺猶如是被看得通透了一般。
        “天火樹王的力量用多了,對你沒好處...”
        木霓伸出手,拉住了周元的手掌,那一瞬間,他能夠感覺到一股恐怖而溫和的力量涌入了他的體內。
        那股力量,直接是自血肉深處沖刷而過。
        然后周元便是驚駭的見到,他的皮膚表面,竟是有著一些青色的木屑緩緩的自血肉中冒出來,那些木屑一遇見空氣,便是憑空的化為虛無。
        “這,這是什么?”周元忍不住的道。
        “這是天火樹王的力量對你的侵蝕。”
        “如果你長時間依賴于它的力量,你的身軀會漸漸的木化,直到最后,徹底的化為一顆人形木雕。”木霓緩緩的道。
        周元聞言,頓時冷汗淋漓,他沒想到,天火樹王的力量竟然還能夠有這種副作用,而且他竟然毫無察覺...于是,他看了一眼肩膀上的翡翠小樹,忍不住的抖了抖肩,想要將它抖落下去。
        似是察覺到了周元的嫌棄,那翡翠小樹的枝椏頓時有些萎靡的垂落下來。
        木霓見狀,道:“你也別怪它,這并非是它主動操控,而是因為你自身的力量太弱,這才會被它的力量侵蝕。”
        周元苦笑著點點頭,只是有些失望,看來借用天火樹王去那奇物之爭的想法是不成了。
        “你想參加?”木霓溫柔的笑道。
        “你如今源氣底蘊有多少?”
        “七億兩千萬。”周元懨懨的道。
        木霓聞言,有些贊嘆的道:“能夠在天陽境初期就達到這種底蘊,這可真是極為的罕見,不過那最終的五個天陽境名額,秦蓮,白羽,邊不及,木幽蘭四人必然是會占據一個,因為他們算是天淵域天陽境中最強者。”
        “最后一個名額,還有待商榷,但那必然會是頂尖的天陽境后期,而其源氣底蘊,怕是需要達到十三億往上,才有可能被選中。”
        周元撓了撓頭,看來這名額的要求比他想的還要更高,十三億的條件,比他現在高六億,這不是任何源術上面能夠彌補的,除非他做出突破,踏入天陽境中期...但他此前突破才不過一個月的時間,想要再次突破,談何容易,若是憑借著一些外力強行而為,反而會傷及根基,得不償失。
        而在周元失望的時候,木霓卻是忽的一笑,道:“不過,似乎也完全不是沒有法子。”
        周元驚愕的看著她。
        木霓輕笑道:“蒼淵不是將他那天元筆給了你嗎?覺醒到第幾紋了?”
        “第六紋!”周元連忙回道。
        “你可知道第七紋叫什么?”
        周元搖頭。
        “第七紋,名為“晉升”,它的作用,是在一段時間內,將你的等級,提升一個小層次,你如今是天陽境初期,若是能夠覺醒第七紋,那么你就能夠在短時間內,擁有著天陽境中期的力量。”木霓笑吟吟的道。
        周元眼睛猛的瞪大,這天元筆第七紋,竟然擁有著如此變態的能力?!
        硬生生的將自身境界提升一個層次?雖說這是有著時間限制,但也絕對驚人了。
        “覺醒了第七紋的天元筆,已經勉強能夠算做是準圣物了,擁有著這種能力,并不為奇,而且,這種晉升隨著自身越來越強大,提升效果隨逐漸減小,比如放在我們這般法域強者身上,想要提升一個小層次,卻是不太可能。”木霓道。
        周元暗感咂舌,果然,隨著等級的提升,這天元筆的威能才能漸漸的體現出來。
        不過...
        “天元筆這第七紋覺醒極為困難,我之前嘗試過很多次,都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周元苦笑道,他從未停止過溫養天元筆,但這將近一年下來,那第七紋可謂是半點動靜都沒有,想要真的將其覺醒,那難度恐怕不下于自身突破到天陽境中期。
        “隨著天元筆等級的提升,它的覺醒會越來越困難。”
        木霓也是輕輕點頭,旋即她眼波一轉,道:“所以...這就需要某些不同凡響之物的奇特力量。”
        周元愣了愣,旋即他似是明白了什么,目光一點點的轉向了肩膀上的天火樹王。
        在兩人的注視下,那天火樹王猛的一個激靈,它似乎是察覺到不妙,樹身上碧綠光芒一轉,就要化為流光遁地而去。
        不過它身影剛動,一只纖細如白玉般的修長手掌便是從虛空探出,將它穩穩的抓住。
        木霓望著掌心的翡翠小樹,臉頰上帶著溫柔的笑容:“小樹王,借你一些力量,可好?”
        天火樹王瑟瑟發抖。
        周元看得可憐,道:“不會對它有太大影響吧?”
        木霓笑道:“你可別小看它的力量,如果不是它的源氣沒有攻擊性,真要斗起來,我也不見得就能夠收拾得了它,借用它一些力量幫你覺醒第七紋,頂多是讓它萎靡一段時間而已。”
        她抬起手,目光注視著天火樹王,道:“你當年是由蒼淵所種下,若非是他的力量加持,你也無法成長到如今,你現在已經初具一些靈智,如果此次你能夠出力的話,那對于我們天淵域而言也算是天大的功勞,往后在天淵域,絕不會有任何人對你心懷不軌。”
        “所以,不論是為了報恩,還是為了你未來,你都應該知道如何選擇的,對嗎?”
        在木霓那溫柔的語氣下,天火樹王樹身上有光澤流動,它僵直了半晌,最終有些認命般的將枝椏垂落下來。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