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三十三章 兩女相見
大周府。
    當周元帶著夭夭一路走過時,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所過之處仿佛都是變得安靜了下來,那一道道蘊含著驚艷的目光,不斷的從四面八方投射而來。
    當然,那種目光并非是沖著他而來,而是他身邊閑庭信步般的夭夭。
    此時的她,依舊是簡簡單單的青衣,嬌軀修長,長腿纖細筆直,小蠻腰盈盈一握,她懷中抱著懶洋洋的吞吞,偶爾吞吞扭動著身子時,都會擠壓得那胸脯微現飽滿曲線,讓得無數人心中狂罵小畜生,恨不得取而代之。
    而在那優雅白皙的脖頸上,更是一張賽雪般精致清冷容顏,眉心處隱隱有著淡淡的光紋若隱若現,令得她充滿著一種可望不可即的神秘之感。
    光從容顏上來說,夭夭與蘇幼微倒是各有千秋,但夭夭卻有著一種神秘飄渺的氣質,那種感覺,讓人明明難以觸及,但又忍不住的想要追逐。
    所以,當夭夭出現在大周府時,那過往的少年,都是被其容顏氣質所震懾,雖然眼露驚艷之色,目光緊隨,但卻沒一個人敢上來搭訕。
    對于這些目光,周元倒沒理會,徑直帶著夭夭走過,直奔甲院而去。
    隨著他們兩人離去,那來往的大周府學員方才爆發出好奇的竊竊私語聲。
    “好漂亮的女孩,她是誰?難道也是我們大周府的學員?”
    “可從沒聽過我們大周府有這號人物。”
    “論漂亮,咱們大周府恐怕也就蘇幼微能和她比一比。”
    “我感覺還是這位女孩子更讓人驚艷。”
    “嘁,我覺得還是蘇幼微好,人又漂亮又親近,這位太高冷,不好接觸。”
    “.…..”
    在那大周府一處,齊岳與柳溪也是望周元與夭夭遠去的身影,神色皆是有所不同。
    “哼,這家伙,實力不大,招蜂引蝶的本事倒是不弱。”柳溪美目望著兩人遠去的身影,不由得咬著銀牙道。
    當年她險些與周元有親事定下,但最終被她拒絕,所以在她眼中,一直都是瞧不上周元,但哪料到如今出現在周元身邊的女孩,一個比一個出色,這自然是讓得她感到極為的不舒服。
    齊岳凝視著夭夭的倩影,目光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艷之色,雖說夭夭與蘇幼微的容顏各有千秋,但對于齊岳的身份而言,他更喜歡的還是這種神秘與高高在上的女孩。
    旁人得不到的,才是他齊岳想要的。
    “不過此女從未聽過,為何會與周元走得這么近?她是什么來歷?”
    齊岳雙目微瞇,旋即淡笑道:“不過我們這位殿下最近看來過得還真是不錯呢,還有機會游戲花叢。”
    “你之前說的事,現在怎么樣了?”柳溪咬著銀牙道,她就不想看見周元這么瀟灑。
    齊岳嘴角微翹,道:“都準備得差不多了,其余三院對甲院掌握的那三個時辰也有異議,正好今日可以發難。”
    說著,他望著周元遠去的方向,嘴角的笑容充滿著玩味。
    “攜美而行,倒是美事,不過今日,你卻是選錯了時候,小心顏面丟盡。”
    甲院。
    當周元帶著夭夭走進來的時候,頓時所有的目光齊唰唰的投射而來,然后目光驚艷的望著周元身旁的青衣少女。
    正在與宋秋水等人說話的蘇幼微先是看見周元,正要打招呼,然后其嬌軀便是一頓,水潤美目停在了夭夭的身上。
    她心頭微微顫了顫,貝齒輕咬著紅唇,顯然不知道周元與這青衣少女究竟是什么關系。
    “咱們這位殿下還真是喜歡沾花惹草。”一旁的宋秋水也是為蘇幼微打抱不平,這些時間中,蘇幼微已經成為了甲院最受歡迎的人,畢竟人長得漂亮,天賦卓越,還沒有絲毫天才架子。
    “秋水姐,不要亂說。”蘇幼微忙扯了扯宋秋水的袖子。
    “你啊!”宋秋水無奈的看了他一眼,低聲道:“你這輩子是完蛋了,被吃得死死的。”
    “我們只是朋友。”蘇幼微紅著臉辯解道。
    “嘁。”宋秋水撇撇嘴。
    “你們在說什么?”周元笑著走過來。
    “殿下。”蘇幼微.沖著周元露出笑顏,然后美眸似是不經意的看向夭夭,輕聲道:“這位是?”
    周元想了想,笑道:“這是我小師姐。”
    夭夭看了他一眼,倒也沒反駁,周元是蒼淵的弟子,那么稱她一聲小師姐,倒也還算合適。
    蘇幼微也是有些驚異,以前可從未聽說周元有一個小師姐,不過既然周元這么說了,她自然也是選擇了相信。
    “來,跟我來。”周元也沒理會其他人的目光,直接對著蘇幼微招了招手,就帶著夭夭對一旁的靜室而去。
    蘇幼微美眸中滿是疑惑,不過還是跟了上去。
    三人進了靜室,周元關了門,然后就直接脫了上衣。
    “殿下,你做什么呢?!”蘇幼微見狀,頓時俏臉通紅,急得直跺腳,眼睛漂移,都不知道該放哪里了。
    周元尷尬的撓了撓頭,轉過身,露出背上的冰火聚源紋,道:“我讓你看這個呢。”
    蘇幼微眸子這才轉過來,不過還是臉頰通紅,她盯著周元背上的源紋,片刻后,倒是驚咦了一聲,道:“這是一道聚源紋?”
    周元穿上衣衫,點點頭,道:“這是我小師姐刻畫的冰火聚源紋,效果比普通的聚源紋更強,所以我將她請過來,想要幫你也刻畫一道,這能夠加快你在玉靈瀑的修煉效率。”
    蘇幼微一怔,有些驚奇的望著一旁抱著吞吞俏然而立的夭夭,顯然沒想到后者竟然在源紋一道上有著如此之高的造詣。
    要知道,至少大周府中的那些源紋講師,似乎無法刻畫出這道奇特的聚源紋。
    不過在驚奇之余,心中又是因為周元的舉動,有著一些暖意流淌。
    “靜室有內屋,你們進去吧,我在這里守著。”周元沖著夭夭與蘇幼微笑道。
    夭夭螓首微點,率先走了進去,蘇幼微看了周元一眼,也是快步跟上。
    進入內屋,夭夭倒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蘇幼微,俏臉不動聲色,但心中倒是微贊了一聲,眼前這個少女,明.慧動人,眼中透著靈氣,儼然一個絕美的胚子。
    “你是叫蘇幼微是吧?”夭夭聲音柔和了一些,畢竟面對著這么一個明.慧少女,誰都會心情好一點。
    蘇幼微輕輕點頭,看著夭夭,猶豫了一下,道:“姐姐叫什么?”
    “我叫夭夭。”
    “那我就叫你夭夭姐吧?”
    夭夭螓首微點,道:“你將上衣脫了吧。”
    蘇幼微聞言,俏臉再度一紅,雖然都是女孩子,但當著別人的面脫衣服,還是讓人感到羞澀。
    不過她終歸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一咬銀牙,便是將上衣褪了下來。
    當那衣衫落下時,整個內屋仿佛都是變得明亮了一些,白玉般的嬌軀勾勒著動人的曲線,蘇幼微俏臉通紅的轉過身去,露出光潔白皙的玉背,玉臂環繞在胸前,隱隱間,有著飽滿曲線壓出來。
    此情此景,怕是換作任何一個男人在此,都已見血。
    “好個柔媚入骨的女孩。”
    夭夭也是在心中驚嘆了一聲,然后取出青玉筆,提醒道:“可能會有一點痛。”
    蘇幼微點點頭。
    玉筆落下,閃爍著點點毫光,然后落在了蘇幼微玉背之上,筆鋒轉動,劃出了一道道痕跡,每一道痕跡,都是有著神魂波動。
    背后傳來的熾熱與冰涼的感覺,讓得蘇幼微銀牙輕咬,但卻是并沒有發出半點的痛哼聲。
    夭夭見狀,也是輕輕點頭。
    內屋中,氣氛安靜,過得半晌,夭夭便是收筆,只見得在蘇幼微的玉背上,一道猶如水火纏繞的源紋緩緩的浮現,散發著奇特的波動,吸收著天地間的源氣。
    “咦?”
    不過,就在冰火源紋成形的時候,夭夭忽的驚咦一聲,美目盯著那道冰火聚源紋,因為在這一霎,她竟是隱隱的感覺到,這道冰火聚源紋的效果,似乎被增強了許多。
    “你別動。”夭夭忽的說了一聲,然后伸出素手,輕輕的按在蘇幼微的玉背上,摸索感應了片刻,俏臉露出沉吟之色。
    “她的身體深處,似乎有陰陽之感,倒是有點像那傳聞的陰陽源根?但為何會顯得如此微弱?是因為還未徹底成長嗎?”夭夭心中自語。
    所謂陰陽源根,便是一種極為特殊的根骨,就如同周元曾經所擁有的圣龍.根一般,都異以常人。
    不過,蘇幼微這陰陽源根很微弱,或許還未徹底生長,所以夭夭一時間也無法確定。
    “夭夭姐,怎么了?”蘇幼微望著沉吟的夭夭,連忙問道。
    夭夭想了想,搖搖頭,畢竟她也無法確定,所以也沒必要說出來,只是道:“這冰火聚源紋的效果,在你的身上,比在周元的身上效果還要好。”
    蘇幼微聞言也是有些驚訝,不過倒沒多想,畢竟有些源紋效果也的確是因人而異,有所差異也算是正常。
    刻畫完了聚源紋,兩女也是走了出來,在外等待的周元見狀,笑道:“完成了?”
    夭夭與蘇幼微皆是點點頭。
    “那就好。”周元松了一口氣,然后便是推開靜室。
    一出靜室,周元頓時感覺到一道道火熱的目光投射而來,眾多甲院的少年都是磨著牙齒,只因周元的舉動太招仇恨,竟然將兩位大美人都是拉進了一個小房間!
    對于他們的目光,周元只能甩了個白眼。
    而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忽然急匆匆的從外面跑了進來,正是那楊載,他滿頭大汗,瞧得眾人,就急忙喊道:“楚府主讓我們趕緊去玉靈瀑,出事了!”
    “發生什么事了?”周元見狀,愣了愣,問道。
    其余甲院眾人也是將疑惑的目光頭來。
    楊載抹了一把汗水,咬牙切齒的道:“他奶奶的齊岳,他們乙院竟然聯合其他幾院,說玉靈瀑的修煉時間分配不公平,要我們甲院減少時間!”
    嘩!
    此言一出,頓時一片嘩然,群起激憤,所有人都是眼中噴火,玉靈瀑可是大周府修煉寶地,對于他們而言極為的重要,若是縮短了時間,必然會令得所有人的開脈速度變緩。
    這齊岳如此做,簡直就是要斷他們甲院的路!
    周元聽到此話,雙目也是微瞇起來,眼中寒光浮現,這齊岳這一手,可還真是狠毒啊…
    
    (本章完)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