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六十五章 驅毒
矗立在滄瀾郡城最中央的大將軍府,無疑是整個城市中防衛最為森嚴的地方,當靠近附近的街道時,就已是能夠看見一隊隊的人馬來回巡邏。
    不過有著衛青青的帶路,周元一行人都是毫無阻攔的來到了大將軍府前。
    一眾人下馬,徑直進入大將軍府,穿過一條條的走廊庭院,最終來到了主院之中。
    一進門,周元的目光便是投向了廳中主位,只見得那里,一名中年男子端坐,他一身紫袍,略顯削瘦,在其臉龐上,有著一點點的小黑斑。
    他僅僅只是坐在這里,便是有著一股兇悍至極的氣勢散發出來,令得進門的周元等人皆是感到了一股壓迫感。
    顯然,這紫袍中年,正是大周王朝的大將軍,衛滄瀾。
    “爹。”衛青青進了主院,喊了一聲。
    衛滄瀾抬起頭來,看了眾人一眼,目光在周元的身上停頓了一下,起身淡淡的道:“衛滄瀾見過周元殿下了。”
    周元抱拳道:“周元見過大將軍,父王讓我代他向您問聲好。”
    “可不太好吶。”衛滄瀾面色沒有多少的波瀾,只是平淡的回了一聲。
    周元眼目微垂,從衛滄瀾的反映來看,顯然還是對當年的事有所芥蒂。
    衛滄瀾在與周元說了話后,便是將目光轉向了齊昊以及他身旁那位老者:“想必這位,就是贏大師了吧?早就有所耳聞了。”
    他那冷冽的臉龐,在此時也是緩和了許多,顯然是沖著那贏大師而去。
    “見過大將軍。”
    贏大師在衛滄瀾的面前,倒是收斂了傲氣,客客氣氣的彎身抱拳。
    “聽小女說,大師精通源紋,擅長以源紋驅毒?”衛滄瀾道。
    贏大師淡淡一笑,道:“我知曉將軍之子所中之毒,就是那瘴魔毒吧?我曾在黑淵中行走過,也曾經遇見過“瘴魔毒”,最后也破解過。”
    聽到此話,一旁的衛青青頓時俏臉驚喜,看向贏大師的眼中敬意更濃,甚至連衛滄瀾嚴肅的臉龐上都是有著笑容浮現出來。
    “那此次就要勞煩贏大師了,若是能夠治好小兒,我定有重謝!”衛滄瀾抱拳道。
    齊昊此時微微一笑,道:“大將軍不用客氣,此次為了請來贏大師,還多虧了我父王出力。”
    衛滄瀾神色變幻了一下,齊昊將話說到這個地步,顯然就是說,如果他們接受了贏大師的出手,那么也就算是接受了齊王府的好意。
    雖然不至于他們大將軍府就這樣被拉攏,但顯然,衛滄瀾的中立,終歸會出現一點偏斜。
    衛滄瀾看了一眼周元,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心疼自家那獨苗,當即沉聲道:“那就先謝過齊王的好意了,若是真能治好小兒,我定會登門道謝。”
    齊昊露出笑容,眼神隱晦而得意的掃向周元,若是衛滄瀾登門,那無疑會放出一個信號,讓得大周眾多勢力感覺到大將軍府的偏移。
    這無疑會影響大周王朝的局勢。
    周元眼目微垂,面無表情,一旁的陸鐵山眼中倒是掠過焦慮之色。
    衛青青投來歉意的眼神,但也沒說什么,因為衛斌的毒,是他們一家所有人心中的痛,為了能夠讓他恢復,他們想盡了一切的辦法。
    眼下好不容易有人能夠解決瘴魔毒,他們自然不愿意放棄。
    “事不宜遲,那就現在動手吧。”衛滄瀾目光轉向那位贏大師,有些迫不及待的道。
    贏大師淡然的點點頭。
    衛滄瀾見狀,就對衛青青道:“青青,你先安頓一下周元殿下。”
    “大將軍,我們也一起看看吧,正好我也研習過源紋,所以也想見識一下這位贏大師的手段,學習一下。”周元出聲打斷了衛滄瀾的話。
    衛滄瀾猶豫了一下,先前他畢竟委屈了周元,所以也不好拒絕,于是看向那位贏大師。
    那贏大師則是掃了周元一眼,嘴角掀起一抹輕蔑,道:“既然殿下也精通源紋一道,那就跟來看看吧,只是我的手段,也沒那么容易學走。”
    顯然,他是將周元當做想要來偷師的了。 
    “那走吧。”衛滄瀾見狀,也就不再多說,率先出了廳堂,對著大將軍府后院而去,其他一行人都是趕緊跟上。
    后院,一間寬敞明亮的房中。
    衛滄瀾帶著一波人涌了進來,周元目光一掃,便是見到在那房中的床榻上,躺著一名八九歲的小男孩,他面色虛弱蒼白,身體上布滿著黑色的斑點,散發著一種惡臭感。
    此時的他,正怯生生的望著進來的一大波人。
    “小弟不要怕,他們是來幫你驅毒的人。”衛青青見狀,連忙上前,柔聲安慰道,那副模樣,可再沒半點在軍營里的那種英姿颯爽。
    衛滄瀾也是心痛的望著小男孩,走上前去,輕輕摸了摸他的腦袋,然后眼神充滿著希冀的看向那位贏大師:“大師,請出手吧。”
    贏大師大搖大擺的走上來,衛滄瀾趕緊給他讓座,他坐下后,看了一眼衛斌身體上的黑斑,道:“毒氣已經深入骨髓了,很嚴重,再拖一些時間,恐怕小命都要沒了。”
    此言一出,一旁的衛青青花容失色,衛滄瀾面色也是變了變。
    “大師,您一定要救救小弟啊!”衛青青紅著美目,哀求道。
    “青青你放心,贏大師一定會救下小弟的。”齊昊走上前,手掌落在了衛青青香肩上,柔聲安慰道。
    衛青青連忙點頭,連齊昊握住她香肩的手掌都沒注意了。
    贏大師也是淡笑著點點頭,傲然道:“衛將軍和大小姐請放心,既然我能來,自然是有把握。”
    “將衛公子上衣脫去。”他揮了揮手,吩咐道。
    一旁立即有著侍女上前,小心翼翼的將衛斌身上衣衫脫下來,露出滿是黑斑的蒼白身體。
    贏大師自腰間取下了一支暗灰色的源紋筆,微微凝神,然后便是陡然下筆,筆尖閃爍著毫光,緩緩的在衛斌的身體上,勾勒出了一道道晦澀的源痕。
    房間中,所有人都是屏息靜氣,大氣不敢出一聲。
    只是衛青青與衛滄瀾,都是一臉的緊張期待,而齊昊則是帶著淡淡的笑容,偶爾看向周元他們時,眼中有著得意之色,儼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周元面無表情,陸鐵山則是拳頭緊握,有些忐忑不安。
    因為他們都知道,如果贏大師真的治好了衛斌,那么他們在這滄瀾郡,就有些寸步難行了,而且,之后那黑淵中的遺跡爭奪,也是會盡落下風。
    畢竟如果沒有衛滄瀾的支持,他們這些力量,恐怕很難在黑淵中與人爭奪。
    所以這種牽扯,實在太大。
    而與周元他們的神情不同,此時的夭夭則是抱著吞吞,精致的俏臉冷淡的望著那贏大師下手刻畫的源紋,明眸中,光芒微閃了閃。
    
    (本章完)
青海快3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