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網文學 > 玄幻小說 > 元尊 > 第七十三章 進入黑淵
黑淵,一片充滿著危險的土地。
    但同時,這里也充滿著機緣。
    在那久遠的年代,黑淵中,也存在著諸多強大的勢力,這些勢力,每一個恐怕都比如今周邊的這些王朝更強,只是后來伴隨著某些不可知的原因,黑淵中的勢力接連消失,而越來越多的源獸,遍布了黑淵中,從而令得這里,變成了源獸的天堂。
    不過那些古老的勢力雖然消失了,但其中終歸會留下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就令得無數源師,趨之若鶩。
    在黑淵中,時不時的會有著一些幸運兒找尋到一些機緣,從而一步登天,名聲大振。
    久而久之,也是令得越來越多源師涌來此地,冒著危機,尋找著機緣,試圖成為下一個幸運兒。
    只是,最終能夠成為幸運兒的終是極少數,更多的,或許都是成為了這片充滿著混亂,血腥的土地之下的累累白骨。
    …
    黑淵中充滿著混亂與殺戮,弱肉強食。
    不過,周元他們這批人馬,顯然不是弱肉,因此當他們沖進黑淵中時,那所過之處,雖然引來無數目光的窺探,但卻并沒有任何人膽敢向他們出手。
    黑淵中,有著大大小小不少勢力的存在,他們各自盤踞,占地為王,而每當周元,衛滄瀾他們這波人馬經過時,都是會引起這些勢力的警戒與忌憚。
    畢竟,常年廝混在黑淵中,誰都知曉,這片地域中,有兩方人惹不得,一個就是兇名昭著的黑毒王,另外一個,就是滄瀾郡的大將軍衛滄瀾。
    周元他們這波人馬,人數不多,但卻是極其的精銳,并且還有著衛滄瀾這位太初境的強者坐鎮,這種陣容,足以對付除了黑魔城之外的其他任何勢力。
    所以,在瞧得他們時,這些勢力方才會忐忑驚懼,生怕下一刻,這支可怕的人馬就要開始對他們下狠手。
    不過此時的周元等人,顯然無心理會他們,只要他們不來阻攔,他們也就只是借道就走。
    在這種情況下,僅僅數日,周元他們便是漸漸的接近了此行的目的地…
    囚魔城,一座距離遺跡最近的一座城市,其城主是一位天關境后期的高手,在黑淵中也算是有些名氣,故而也能占據一座城市。
    以往這囚魔城雖也說算是熱鬧,但也有限,可自從最近那遺跡的消息傳出后,這里立即成為了各方勢力,無數前來尋寶者的落腳地,于是這座城市的人氣,頓時暴漲。
    因為每日有著無數人前往那片遺跡之地,雖說不敢太深入,畢竟里面布滿著各種奇怪的戰傀,一旦被纏上,很是麻煩,但也終歸有一些幸運的家伙,無意間闖入某些地方,撈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出來,這些玩意一旦出手,也能惹來眾多的追捧,賣得不少的源晶,小賺一筆…
    周元,衛滄瀾一行人馬直接是沖進了囚魔城,面對著這波人馬,就算是那守城的人,都不敢阻攔,任由其蠻橫而進。
    在囚魔城中,周元他們包下了一座客棧酒樓,將人手盡數的安頓。
    “殿下,這囚魔城最接近戰傀宗遺跡,已經有不少人溜進去過,所以這里能夠得到不少有關遺跡的情報,我們最好走一圈。”安頓了眾人,衛滄瀾找到周元,建議道。
    周元聞言,自無不可,這數天馬不停蹄的趕路,也是異常的枯燥,沒看見旁邊聽到衛滄瀾此言的蘇幼微,衛青青甚至夭夭,都是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么。
    于是,一行人略作整頓,便是帶了一些護衛,出了客棧。
    囚魔城遠沒有大周城與滄瀾郡繁華,城市中帶著一些粗獷感,而且依舊充滿著混亂,街道中,時不時的就有著兩波人馬火拼起來,交手招招致命,時不時的就有著一具生機消散的冰涼尸體被丟了出來,整個城市,散發著兇戾之氣。
    周元等人行走在城市中,倒是引來了不少的覬覦目光,當然,這些目光,絕大多數都是沖著一行人中的夭夭,蘇幼微以及大長腿衛青青而去。
    在這種地方,如此姿色的美人,顯然并不多見。
    不過,能夠在黑淵中廝混到現在的人,眼力還是有一些的,所以雖然那一道道摻雜著各種意味的目光不斷的打量著三女,但卻沒人敢上前招惹。
    周人等人轉了一圈,最后來到了一條相對整潔的街道,這里的人氣,顯得極為的沸騰,熱鬧程度,遠非其他地方可比。
    街道上,有著一間間店鋪,其中擺放著琳瑯滿目的物品,倒是引人注目。
    “來來,瞧瞧咯,遺跡里面剛掏出來的新貨,各種寶貝都有,莫要錯過!”
    周元等人順著吆喝聲,來到了一間最大的店鋪之外,只見得那店鋪中,有著一面水晶鏡,鏡內擺放著各種看上去頗為殘破的東西,都是散發著古老之氣,猶如剛剛被發掘一般。
    “各位瞧瞧,這是從戰傀宗遺跡里面掏出來的源兵,它生前應該是一件玄源兵,現在大甩賣,只要一千九百源晶,就可帶走!”店鋪中,還有著人在吆喝。
    周元瞧了瞧,那人手中握著一柄青銅長矛,矛身破碎,源氣晦澀黯淡,莫說是玄源兵了,恐怕連一柄中品源兵都比不過。
    不過也正常,如果真是一件玄源兵,那價格起碼上萬源晶,何止一千九。
    此物響應者也不多,稀稀拉拉的幾個人出了個價,最后以兩千五的源晶成交,想來那購買者也是抱著會不會是明珠蒙塵的心態。
    接下來又是出現了幾件殘破的東西,應該都是從戰傀宗遺跡中所得,周元看了看,都不感興趣,因為憑借著神魂感知,他察覺到這些東西似乎的確是徹底破碎,沒有什么價值了。
    所以看了一會,周元就打算帶著眾人離開。
    不過,在其轉身時,夭夭忽然拉住他,雪白下巴對著那水晶鏡面的柜中揚了揚,道:“最右下角那個東西,可以買來看看。”
    周元一怔,目光看去,只見得那似乎是一塊黑色的玉牌,玉牌表面斑駁,還有著裂紋浮現,只是那上面,隱約可見一些紋路。
    周元有些疑惑,因為他能夠感覺得出來,那黑色玉牌似乎并沒有一絲一毫的源氣波動。
    “這是什么?”周元低聲問道。
    “玉牌本身不值錢,但上面似乎有一道不完整的源紋,挺奇特,能夠讓我都這么感覺的源紋,想來在那戰傀宗,應該也不是什么普通東西。”夭夭微微一笑,道。
    周元嘴角抽搐了一下,這位小姐姐你好驕傲啊,你這個理由,我真是連反駁都不敢。
    心中暗暗搖頭,周元也不多說,直接指著那玉牌,干脆的問道:“什么價?”
    那吆喝者尖嘴猴腮,一看就是精明得很,他一瞧得周元問價,雖然他也不知曉那黑色玉牌的作用,但眼珠子一轉,就欲獅子大張口。
    “我的錢可沒那么好黑,你確定你身后的人吃得住?”周元淡淡的道。
    那人嘴巴頓時閉了起來,因為他看見衛滄瀾神色漠然的看過來,太初境強者的壓迫感,讓得他明白了眼前這波人不好惹。
    “呵呵,寄賣的人說兩千源晶。”那人悻悻的道。
    周元點點頭,也懶得多費唇舌,道:“好,兩千源晶我要了。”
    他揮了揮手,陸鐵山就掏出了源晶,準備付錢。
    “等等,這玉牌,我出三千源晶。”不過,就在此時,忽有一道笑聲響起。
    周元雙目一瞇,微微偏頭,便是見到那人群中分開了一條道路,一波人涌了進來,而在那最前方處,一名熟悉的身影,印入了周元眼中。
    “齊昊?”
    周元望著這道身影,眼中頓時掠過一抹凌厲之色,這個家伙,竟然躲入了黑淵中。
    齊昊笑瞇瞇的望著周元,然后指了指那黑色玉牌,懶洋洋的道:“三千,這東西,我要了。”
    (本章完)
青海快3开奖公告